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
老家的百家乐酸菜

发布时间:2018-06-11 20:10 类别:全天计划群

  又快到了腌酸菜的季候。提到酸菜,就想起老家。

  记得那年腊月,一位老乡来我家串门,他提溜着三角布兜。一个装着切好的酸菜,另一个装着烀熟的猪肉、血肠、苦肠……

  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我们坐下后,抽烟、品茗、唠嗑,他说:“我上礼拜杀的猪,让你大侄子给你打德律风招待你去,说你没有功夫。今个儿,是你嫂子打发我来的,她说你爱吃农村的酸菜,昨下晚黑就叮叮当当切好了,攥成一个团一个团的,你嫂子比我向着你……”

  叙了一些家常话,我问老兄想吃点什么,然后回来再唠。他一摆手,兄弟,饭店里那些玩意都是花架子,虚泡涨气的,吃着不顺口。你忘了,那年我上你家,你领我下馆子,钱没少花,吃的饥不饥,饱不饱,不值个!他摁灭了烟头,站起身来:“你给火整着,我带的现成杀猪菜,一咕嘟就好。”没多长时间,一盆热气腾腾的杀猪菜端上来了,又配两道小菜,打开一瓶高度酒,我一口他一口地喝,他一句我一句地唠。第一口酸菜,我就品出了畴前酸菜的味道,找到了家乡酸菜的感受。

  我说本人吃了大半辈子酸菜,就是吃不敷。老兄将杯中的酒一口抿了,抹了一下嘴:咱哥俩一样!他用筷子指导着:“这酸菜就是我腌的,一到冬天我就腌浮浮溜溜两大缸不上化肥的酸菜,你两个侄子成家立业出去单过了,年轻人不会腌,光会吃。他们想吃酸菜就回来捞,气候一和缓,两大缸酸菜就全造光了。”

  我们又唠起了老杨头,他是出名的酸菜迷。农村里本来有如许的说道:大年三十晚上不克不及吃酸菜馅的饺子,若是谁吃了,脾性酸性。最好是吃芹菜馅的,博乐彩票网人勤快。后来,这种老实让老杨头打破了。老杨头成婚的头一年,依着媳妇的性质,吃了芹菜馅的饺子;第二年,他当了爹,就不听媳妇的话了。他一看媳妇摘芹菜,苗头不合错误,立马冲到酸菜缸前捞起了酸菜,口吆吆地说:“孩子他妈,我打小起,大年三十就偷吃酸菜馅的饺子,我酸性吗?咱俩成婚两年来的,孩子都过终身日了,我打过你仍是骂过你?全农村大人小孩,我和谁酸叽溜过?你别净听那些败家老娘们胡嘞嘞。马驾辕,牛拉套,老娘们当家瞎混闹。”他捞出一棵酸菜,攥着水,嘴还不失闲儿:“大过年的,啥馅的饺子也赶不上酸菜馅的正装,此外馅都是糟蹋肉啊!我剁馅、和面,你麻溜给那破芹菜搁一边去。”媳妇一听他说的在理,打了个圆场说:“你这个死鬼,歪脖子好治,犟眼子难治。”从这往后,大年三十村里不少人家也包起了酸菜馅饺子。

  老杨头此刻70出头,牙快掉没了,大年三十还特地吃酸菜馅饺子,一个饺子咬一半搁嘴里咕噜半天。老伴要包萝卜馅的饺子,说一嚼就烂糊,他横扒竖挡,非包酸菜馅的不成。他一吃酸菜馅的饺子乐的就像长幼孩,几个饺子下肚,美滋滋和老伴逗口:“赶明个儿我死了,你去上坟别忘了供上一盘酸菜馅饺子。”老伴骂他:“你个老犊子吃也堵不住嘴,大过年的净说囊丧话,人家都是越老越安分,你是越老越没个正型。”老杨头仿佛熨作了,嘿嘿直乐。

  一入冬,家家户户的屋里或外屋地,都腌着酸菜,一缸、两缸、三缸……一个个大缸,看着心里结壮,精力充分。在上世纪的70年代初,黑龙江农村的大人小孩,对酸菜百吃不厌。炒酸菜、炖酸菜、酸菜汤、酸菜心蘸酱……一进腊月杀年猪,才能吃上杀猪菜。

  老家是一马平川的平原,和胜娱乐压酸菜缸的石头不多见,一般人家在酸菜缸上边蒙一块塑料布,再用烧毁的铁轱辘或坯头压在上面,若是酸菜水溢出了,铁锈或土壤就渗进缸里,吃酸菜时有一股铁腥气和土腥味,影响酸菜的口感。

  有一年,公大老板子赶车进城拉脚,他回来时看到铁路两旁卸了一火车皮石头,他一看,压酸菜缸正好。他四下撒眸一圈儿,无人把守,


你可能喜欢的